热备资讯

中国第一位女中将,丈夫上将父亲元帅,组成全球最高军衔家庭

第一眼看到聂力,你就会想起聂荣臻元帅,这不仅仅是因为女儿长得像父亲,当你了解了聂力之后,你会发现,她那不为世俗所左右的独立思考,对事业的执着,工作中拼命的精神,对同志的真诚厚爱,直到女儿踏着父亲的足迹走在国防科技的道路上,你就会觉得父女俩有那么多的相同点,甚至是惊人的相像!

1992年4月,聂力守护在父亲的病床前,老帅深情地看着女儿,声音嘶哑,非常吃力地说:“你的童年受了很多的磨难,你能有今天,完全是由于党对你的教育和培养。同时我也非常感谢你的母亲,没有你的母亲,就没有我们全家今天的团圆,你要好好照顾母亲啊!”

聂力眼里含满了泪水,她知道父亲对母亲有着同志情、战友情和相濡以沫64年的夫妻情。而母亲在敌人的牢狱里冒着杀头的危险,保护了党的事业,也保护了幼小的女儿。

苦难童年,催人奋进

艰难的童年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磨难是一种不幸。但是,对于有悟性的人来说,磨难是痛苦也是财富。

1930年9月的上海,正值腥风血雨、白色恐怖的年代。

一个漂亮的女娃,伴着嘹亮的哭声,冲破沉寂降临人世,这便是聂家的掌上明珠——聂力。

此时,聂荣臻夫妇在上海做党的地下工作,聂对外称李先生,乳名叫丽丽的聂力便随其父,称李丽。

孩子的降临,既给夫妇俩带来了无尽的欢乐,也引发了种种不便与牵挂,母亲没有奶水,孩子不吃牛奶,哭闹不止,忙得爸妈团团转,好不容易才养成了吃牛奶的习惯。

次年4月,由于顾顺章的叛变,上海的地下党组织避到极大破坏,聂夜以继日地协助、紧急搬迁中央机关,以将损失减至最低限度。

母亲张瑞华因丽丽幼小,便继续留在上海做地下工作,聂则奉中央命令组织撒至苏区,带着丽丽幼年唯一的一张两寸全身照。

从此,天各一方,一别便是15载,那张发黄的照片不知解了聂帅多少思女之苦。而这15年的岁月中,丽丽更是历尽了人间的艰辛,饱尝了人间的困苦。

她3岁时就随母亲蹲过英国人的监狱,5岁时又离开母亲,孤零零地在嘉定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里挣扎长大。

因生活所迫,她学会了割麦、插秧、纺线、挑担子。她没有地方倾诉自己的苦难和悲伤,她不爱说话,两只小手总是不停地干活;她给别人当长工,一个月挣一斗半米,身上的衣服是用自己织的土布缝的。

一次在地里摘棉花时,她的腿被棉秆划破流血,她从地里抓起一把土迅速堵住伤口,鲜血顺着腿往下流,染红了泥土,没有药,又没有钱医治,以致伤口化脓溃烂了好几年,骨头都露出来了。

后来,她考进嘉丰纱厂当童工,从事超负荷的劳动。在纱厂的日子里,她挨过资本家、工头的皮鞭,和贫苦姐妹们相依为命,正是这些不寻常的经历,锻造了她倔强的性格。

她时常思念远在千里之遥的父母,盼望着亲人团聚的那一天,正是这一信念,支撑着她顽强地生存下来。

另一方面,总理十分理解聂氏夫妇思念女儿的心情,派人几经周折找到了聂力,此时,已经是16岁少女的聂力穿着一件土布棉袍,提了一个小包袱,便踏上了寻亲之路。

一路上,她经过上海、淮阴,又到了北平。

在北平,叶帅笑着递给聂力一张照片说:“看,这就是你的爸爸。你拿着这个到张家口去,看谁像照片上的人,你就叫他爸爸。”

1946年4月,在晋察冀军区司令部驻地东山坡,聂力终于推开了一间平房的门。这时,张瑞华站起身,一下子认出了离别11年的女儿,激动地大叫一声:“丽丽!”

母女俩抱头痛哭。

等到看见父亲时,聂力更是一下子扑入父亲的怀里……

父女同心,精忠报国

为了让女儿想成为一名革命人才,聂帅把女儿送进了学校,1948年,聂力进入华北育才中学学,她孜孜不倦地学习,在学校里是一个被大家公认的刻苦学习的好学生。

1954年,聂力高中毕业考上了留苏预备生,那时她已24岁。

“我这么大了,还去苏联念大学吗?”聂力将自己的顾虑告诉了父亲。

聂帅对她说:“年龄稍大点又有什么。学习不光是为你自己,也是为国家的将来嘛!”

就这样,聂力于1955年迈进了苏联列宁格勒精密机械与光学仪器学院的大门。

聂力常说,老一辈在枪林弹雨里浴血奋战打天下,建立了新中国,我们不能坐享父辈打下的天下,要真正把自己当成新中国的建设者。

从苏联回国后,聂力和一批留学生被分配到了国防部第五研究院,这是我国第一个导弹研究设计机构。聂力当时参加了导弹自动驾驶仪的设计,她自豪地穿上了绿军装,从实习生、技术员干起,一步步走上了国防科技道路。

革命家风,千秋伟业

聂帅最为欣慰的事情之一,就是女儿聂力和女婿丁衡高继承了他为之奋斗了一生的国防科技事业。

他从聂力、丁衡高对科研、对工作的那股拼搏劲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

聂力和丁衡高相识在列宁格勒的同一所大学里,聂力念大学,丁衡高读研究生,毕业以后又都从事国防科研工作。

1961年,丁衡高获得前苏联科学技术副博士学位之后回到祖国,1962年春节,两人在广州留园喜结良缘,他们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比翼齐飞。

陶-铸的女儿陶斯亮曾回忆说:“我从未见过这么隆重却又这么简单的婚礼。说简单,因为他们就这样平平常常地结了婚,没有婚纱,也没有喜宴;说隆重,是因为有7位元帅和多位将军参加了婚礼,这是我见过的最高规格婚礼。他们的婚礼对我影响很大,从此我不再羡慕婚纱和喜宴。这才是真正的洒脱!”

1978年,聂力任国防部科委科技部副局长,1982年担任国防科工委科委副主任兼秘书长,1988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93年晋升为中将,成为新中国乃至全世界第一位女中将。1994年6月,丁衡高晋升为上将。

聂力一家出了一位元帅、一位上将、一位中将,成为全球最高军衔的家庭。

在父亲百年诞辰的时刻,已经身退二线仍居要职的聂力这样说道:“在此,我想说,我们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没有辜负党的教育与培养,在中国国防科技事业的发展中,凝聚着我家两代人的付出,我们坦然而又欣慰。”

结语:

从聂力将军的故事里,我们不难感受到,真正的伟人从不抱怨自己面临的苦难或曾经的失意,而且总是微笑着面对人生。因为,他们知道,苦难过后便是丰厚的资产,会让他们更加伟岸、富有、快乐。

一个真正勇敢的人,愈为环境所迫,反而愈加奋勇,不战栗不退缩,昂首挺胸,意志坚定;他敢于对付任何困难,轻视任何厄运,嘲笑任何障碍,因为贫穷困苦不足以损他毫发,反而增强了他的意志、品格、力量与决心,这使他成为所有人中最卓越的人,经历过苦难磨炼的人,终将会取得人生的辉煌。

中国第一位女中将,丈夫上将父亲元帅,组成全球最高军衔家庭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