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耶鲁大学终身教授陈志武: 为什么当代学生, 反社会行为会越来越严峻?

文章来自耶鲁大学陈志武教授撰文,作为一个教育行业的从业人员,看过之后很感慨,固然我们暂时无力从根本上改变中国教育存在的一些缺陷,但文章也告诉我们应该思索教育的本质意义以及人来到世界的使命,我想对每一个正经历海内教育或准留学生而言都是具有一定意义的。发送这篇文章之前先对陈志武老师做一个先容:陈志武,耶鲁大学治理学院金融学终身教授、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1983年获中南矿冶大学理学学士学位,1986年获国防科技大学硕士学位,1990年获美国耶鲁大学金融学博士学位。金融学和金融资产定价领域最具创造力和最活跃的学者之一,顶级经济学和金融学杂志撰稿人,多次获得美国重大学术奖项。中国学生普遍被以为基础扎实、勤奋耐劳、学习能力强,但是却一直面临缺乏重大科研成果和杰出人才的尴尬;美国基础教育世界公认竞争力不强,但是美国科学家的立异成果却层出不穷。为什么“水平很低”的美国基础教育,却支撑了一个“水平最高”的高等教育体系?耶鲁大学金融学终身教授陈志武,撰文剖析了这一世界教育史上的吊诡现象。他还指出,教育的最大价值在于唤醒心中的潜能,否则学生的反社会行为只会越来越严峻。说到中美教育的差异,一个看起来是悖论的现象,却特别引起我的浓厚兴趣:一方面,中国学生普遍被以为基础扎实,勤奋耐劳,学习能力,特别在数学、统计等学科领域超乎寻常,在国际大赛中屡屡摘取桂冠,将欧美发达国家的学生远远甩在后面。另一方面,中国科学家在国际学术舞台上的整体地位不高,能够影响世界和人类的重大科研成果乏善可陈,至今也只有一位本土科学家获得了诺贝尔科学奖。这是一个令人尴尬而又痛心的老题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老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与此类似的另一个现象,看起来也是悖论:一方面,美国基础教育质量在世界上被公认为竞争力不强,就连美国人自己也承认这一点。和其他国家,特别是和中国、印度比拟,美国学生在阅读、数学和基础科学领域的能力和水平较差,在各种测试中的成绩经常低于平均值。另一方面,美国的高等教育质量独步全球,美国科学家的立异成果层出不穷,始终引领世界科学技术发展的前沿。中美教育的“悖论”一个水平很低的基础教育,却支撑了一个水平最高的高等教育体系,这也许是世界教育史上最吊诡的现象之一。在通常情况下,就整体而言,优秀学生的基数越大,未来从中涌现出优秀学者的可能性就相应越大。然而,当下中国教育正在验证我们的担忧:优秀的学生和未来优秀学者之间的相关性好像并不明显。假如事实果真如此,我们就不禁要问:我们的教育是有效的吗?这也促使我们反思:到底什么才是有效的教育?教育是否有效,要看它是否匡助人们实现了教育的目的。然而,今天越来越多的我们,无论是教育者仍是被教育者,已经垂垂健忘了教育的目的。教育好像正在变成我们日常生活中不得不去完成的例行公事:教师上课是为了餬口;学生上学在义务教育阶段是国家划定,在非义务教育阶段是为了通过上一级的考试;校长看上去像是一个企业的总经理等等,凡此种种,无不显示出教育的有效性正在慢慢消失。教育的实质不仅包含知识练习,还涉及社会和人生的伦理学练习。古代中国的教育虽然有其功利化的一面,但也有其超越性的一面:学生们通过反复阅读经典的经书来完善自己的道德,治理家族和宗族事务,进而服务于国家和天下苍生。科举制废除之后,基于政治经济文化的颠覆性变革,中国教育走上了向西方学习的道路,由此形成了一整套语言、学制和评估体系。这一源于特殊历史环境下的教育体系,尤其夸大功利性,即以为教育只是为了解决现实题目而存在的:读书是为了救国,教育是实现现代化的工具等等。到了当代,教育更加呈现出相称明显的工具性特征:学生们但愿通过教育获得一些“有用”的技能,使他们能够通过竞争激烈的考试,增强他们在就业市场上的竞争力,进而获得更高的社会地位和物质财富。假如教育不能让他们实现这些功利目标,他们便会毫不犹豫地抛弃教育——这就是为什么近年来“读书无用论”垂垂开始抬头的思惟根源。教育需要“不实用主义”反观美国,其教育也有功利性的一面,但其功利性不肯直接示人,而是附着于公民教育背后的产物。越是优秀的教育机构,越夸大教育对人本身的完善。即使是公立教育机构,也依然把进步本州人民素质作为最根本的教育目标。因此,实用主义哲学最为盛行的美国,在教育领域却非常地“不实用主义”:越是优秀的教育机构,教给学生的越是些“无用”的东西,如历史、哲学,等等;越是优秀的学生,越愿意学这些“无用”之学。实际上,美国学生之所以基础差,和美国中小学的教学方式有直接关系。美国教育界深受古希腊苏格拉底“产婆术”教育思惟的影响,夸大教育是一个“接生”的过程,教师就是“接生婆”,人们之所以接受教育是为了寻找“原我”以不断完善自身。他们以为:教育的目的在于唤醒而不是塑造;知识绝非他人所能传授,而是学生在思索和实践的过程中逐渐自我领悟的。所以,在美国课堂里,教师很少给学生讲解知识点,而是不断提出各种各样的题目,引导学生自己得出结论。学生的阅读、思索和写作的量很大,但很少被要求去背诵什么东西。美国学校教育是一个观察、发现、思索、辩论、体验和领悟的过程,学生在此过程中,逐步把握了发现题目、提出题目、思考问题、寻找资料、得出结论的技巧和知识。固然他们学习的内容可能不够深不够难也不够广,但只要是学生自己领悟的知识点,不仅终身难以健忘,而且往往能够举一反三。与此相反,中国学校教育深受孔子“学而时习之”思惟的影响,老师把知识点一遍又一遍地硬塞给学生,要求学生通过不断地温习背诵,使之成为终身不忘的记忆。这种教学方式对于传统的人文经典教育或许是有效的,但对于现代自然科学、社会科学而言,其弊端是显而易见的:学生的基础知识普遍比较扎实,但也因此束缚了思惟和思维,丧失了培养立异意识的机会。更重要的是,死记硬背、繁重异常的基础教育,令中国学生普遍地厌学、不喜欢思索、动手能力差。认清教育的目的与价值从教育的目的和教学方式出发,中国和美国关于“教育有效性”的理解可能存在相称大的差异。对于当代中国而言,进步教育有效性的关键在于,如何把价值观教育自然而然地融入教育的全部过程之中。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由于同一的高考录取体系体例对基础教育的制约和影响,以及社会外部环境的变化,教育的过程正在逐步被异化为应付考试练习的过程。目前,这个过程正在向低龄化阶段发展。越来越多的孩子从教育中不能享受到快乐,不快乐的时间一再提前。教育提供给人们的,除了一张张毕业证书外,越来越难以使人感触感染到精神的愉悦和心灵的平和,反社会的行为越来越严峻。政府也已经意识到这个题目的严重性,下决心通过大学考试招生轨制的改革来逐步扭转这一局面。然而,当下的社会舆论环境、公家对于教育公平的简朴理解和忧虑以及缺乏信任度的社会文化心理,都进一步强化了教育过程中对“选拔进程的负责度与选择结果的公正性”的非理性追求,进而加大了改革所面临的阻力并可能削弱改革的效果。此外,正如储蓄不能直接转化为投资一样,上学也并不意味着一定能接受到好的教育,学生所具有的扎实的基础知识如何转化为提供立异思惟的源泉和支撑,也是中国教育界所面临的另一个严重的挑战。我们之所以送孩子上学,并不是由于孩子必需要上学,而是由于他(她)要为未来的生活做好充分的预备。接受教育,是一个人为了实现人生目标而必需经历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内容是:熟悉到你未来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教育和社会的脱节人的一生固然漫长,可做的事情看似许多,但实在真正能做的,不外只有一件而已。这件事就是一个人来到世间的使命。教育的价值就在于唤醒每一个人心中的潜能,匡助他们找到隐藏在体内的特殊使命和注定要做的那件事。这是每一所学校、每一个家庭在教育题目上所面临的真正挑战。和上哪所学校,考多少分比拟,知道自己未来将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是更为重要和根本的目标。回避或忽略这个题目,只是忙于找什么样的学校,找什么样的老师,或进步多少分数,这些都是在事实上抛却了作为家长和教师的教育责任。实际上,一旦一个人熟悉到自己未来将成为什么样的人,就会从内心激发出无穷的动力去努力实现自己的目标。无数的研究结果已经证实,对于人的成长而言,这种内生性的驱动力要远比外部强加的气力大得多,也有效得多。我们应该清醒地熟悉到,人生不是一场由他人设计好程序的游戏。游戏只要投入时间和金钱,配置更强盛的“装备”就可以通关,一旦通关完成,游戏结束,人生就会当即面临无路可走的境地。人生是一段发现自我的旅程,路要靠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熟悉到自己未来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就像是远方的一座灯塔,能够不断照亮前方的道路。

耶鲁大学终身教授陈志武: 为什么当代学生, 反社会行为会越来越严峻?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