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北大教授办公室挂着的书法,被网友质疑:北大教授就这审美?

曾听人说,书法于人类而言,上溯数千年乃至无穷之后世,都将有着无尽的艺术意义,但书法于普通人而言的现实意义,也就只能是挂在墙上,让人所身处的空间变得更有品位而已。

一己之见难免不能周全,但所谓的片面和肤浅,实则是道出了书法在大众心目中的位置。

北大

如果不是专业者或者爱好者,一般人拿着一幅书法往往是装裱起来往墙上一挂,因为太贵重的名家书法往往一般人买不起,而买得起的书法无外乎就是提升下自己身处之所的人文气息,或者说用“附庸风雅”来形容也可以。

正因为人们认识到把书法挂到合适的地方可以“附庸风雅”,所以我们也常常可以在中式的茶楼餐厅见到墙上挂着的那些眼花缭乱的各式书法,也可以在各种老板、或者各种需要彰显自己某种文化素养之人的办公室见到书法的身影。

黄教授办公室书法

这类办公室挂着的书法就给人强烈的暗示——主人是个有文化有素养懂审美有品位的“高档”人士。

身处网络社会,很多“高档”人士努力保持着低调,但在洞察力超强的网友注视下,他们往往因为一包烟、一块表或者一件大牌衬衫,瞬间就成为了扬名天下的高调人士。

而北大的知名教授黄益平其实也是一位低调人士,他在经济圈内早就是知名人士,但一次极为平常的访谈,却让他成为了广为普通人所知的大名人。

江湖书法

北大黄教授的出名,同样也是得益于网友的超强洞察力,当然,别误会,黄教授不像那些靠一包烟一块表就扬名的人,作为北大的教授,他的出名是因为自己办公室挂的一幅书法,怪不得人们都说北大就是一个处处有书香文雅之气的地方。

那么黄教授办公室的书法有何特别之处呢?不过是一幅写得龙飞凤舞的《龙飞凤舞》。

这可不是绕口令,因为这幅作品写的是《龙飞凤舞》,然后笔法也很“龙飞凤舞”。

办公室书法

在接受访谈时黄教授特意选了这幅书法作为背景,可见这幅书法必定是黄教授心头所好,作为一个经济领域的北大教授,办公室怎能没有一点彰显人文品位的字画呢?

但就是这幅书法给黄教授惹了一身骚,这幅“抢镜”的书法被网友质疑是标准的“江湖书法”,黄教授本人也由此被质疑:响当当的北大教授就这水平、就这审美?很多人认为黄教授办公室这幅书法,水平和那些常被人拿来调侃的“妇女之友”之类的书法在同一档次。

书法作品的水平当然也反映出收藏者的审美水平,黄教授的审美水平于是沦为了网友的笑料——堂堂北大教授怎么能挂如此土味浓浓的书法呢,这不和咱们城乡结合部小老板的审美一个层级了么?

办公室书法

很多人觉得,城乡结合部的小老板在办公室挂个啥《龙飞凤舞》《天道酬勤》之类的书法,那多少还能唬人。

而黄教授的圈子早就已经是顶层精英级别的,再挂这样“土味审美”的“江湖书法”实在就说不过去了,不仅拉低了黄教授自己个人的审美,顺带着把北大的审美也给搞到了城乡结合部水准。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觉得黄教授的审美不行。

办公室书法

毕竟,像北大教授都觉得这幅《龙飞凤舞》好看,那么自然也就有许许多多的人也觉得这幅书法“挺香”的,凭什么就能说这幅《龙飞凤舞》水平很“江湖”呢?挂这样的书法就是审美水平低,又是谁定的审美标准呢?

如此看来,并非是北大教授就这审美水平,而是书法审美的标准和认知,是一个全民化的现象级问题,如果大家都不知道什么才是美的,那也就无所谓丑了,问题的关键是,你认为的美和他认为的美,完全是对立的,这就是当下书法审美需要解决的问题所在。

北大教授办公室挂着的书法,被网友质疑:北大教授就这审美?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