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秘鲁鳀鱼:“鱼粉大王”与中国市场的“博弈”


原标题:秘鲁鳀鱼:鱼粉大王与中国市场的博弈
说起当今各个渔业大国的标志性海鲜,不少国家都有能拿得出手的王牌水产品,比如俄罗斯的帝王蟹、日本的金枪鱼、美国的鳕鱼、挪威的三文鱼。位于太平洋东部沿岸的秘鲁,也有一张世界独有的王牌鳀鱼。只不过,秘鲁的鳀鱼基本上都不是用来吃的,它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使命远渡重洋,攻下海外市场。
秘鲁鳀鱼捕捞业

秘鲁仿佛找到了财富密码,将鳀鱼制成鱼粉大量出口,迅速在国际市场上抢占了龙头地位。2016年,世界鱼粉出口总量为148.5万吨,其中秘鲁以一国之力就贡献了64.4万吨的鱼粉,占世界总量的43.4%。至此,鱼粉大王的地位已经坐实。
据了解,仅仅是鱼粉一项产品每年就为秘鲁创造出超过10亿美元的外汇。再看看鱼粉出口量排在第2位的智利,2016年的鱼粉出口量只有19.2万吨,创下外汇3亿美元,和老大哥秘鲁差的不是一点儿半点儿。
秘鲁鳀鱼的秘密:得天独厚却也一波三折
说起秘鲁的渔业,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秘鲁渔场。
秘鲁渔场位于太平洋东南部,强大的东南信风会将秘鲁沿岸上层的海水向北推离,下层低温的海水则会顺势向上补偿,海底丰富的营养盐也因此得以重见天日。
有了营养盐,海水表层的浮游生物得以快速繁荣兴盛,为小型的鱼虾提供了丰富的饵料。富饶的渔场自然也吸引来了不计其数的鳀鱼、凤尾鱼、鲥鱼以及大型的旗鱼、金枪鱼。800多种鱼类和贝类齐聚一堂,开始了各自为营的美食盛宴。

鳀鱼是一种小型鱼类,体长最大能达到20公分,同时也是秘鲁渔场的主产鱼类。鳀鱼在秘鲁整个沿海地区都能全年繁殖,但每年的7-9月是繁殖高峰期,产量最高的时候鱼群的规模甚至绵延160公里。

对秘鲁来说,鳀鱼就是一块送到家门口的肥肉,秘鲁的渔业部门肯定不会放过大赚一把的机会。上世纪60年代,秘鲁鳀鱼进入了全盛时期,捕捞量一度达到了登峰造极的2000多万吨。1971年,秘鲁鳀鱼的产量有所下滑,但也有1300多万吨。但是到了1972年夏季,秘鲁近岸的鳀鱼突然集体大跳水,尽管渔民们拼尽全力捕捞,最终的产量也只有450万吨。
秘鲁鳀鱼的历史产量:1972年的大跳水80年代的大萧条

自从1970年代以来,每隔5~7年秘鲁近海的上升流就会出现一次明显的减弱,此时温暖的赤道逆流会阻断营养盐的上涌路径,这就是臭名昭著的厄尔尼诺现象秘鲁渔场一波三折的命运也由此展开。

上世纪最强的厄尔尼诺现象发生在1982~1983年,这种现象直接导致了秘鲁渔场的大萧条。这一时期,秘鲁近岸海水的温度比正常情况高了2℃,鳀鱼的产量也大幅衰退。好在90年代以来,渔获量又有所恢复,1994年又再次达到了1200多万吨。进入新世纪之后,秘鲁的鳀鱼就一直是不温不火的状态,一直在500万吨左右徘徊。
可以说,秘鲁鳀鱼和秘鲁渔场的命运是紧紧绑定在一起的。为了更好的经营渔场,秘鲁政府将捕捞配额分配给具有鳀鱼捕捞许可证的渔船,目的就是为了实现渔民之间的良性竞争、避免过度捕捞。在不可阻止的厄尔尼诺现象面前,秘鲁政府的做法也算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鱼粉市场的角逐:秘鲁一家独大,还想吃定中国
2014年,秘鲁鳀鱼的捕捞量并不算特别多,只有354万吨,排在了世界第6位。但是秘鲁特别善于将鳀鱼进行深加工,2016秘鲁鳀鱼鱼粉的出口量为64.4万吨,稳居世界第一位。
众所周知,我国是世界水产养殖第一大国,全世界每10条养殖的鱼就有6条来自中国。我国每年可以养出5000多万吨的水产品,需要消耗大量的鱼粉,这一点是刚需,也是饲料企业的命脉所在。
没有了鱼粉,养殖的效果和产量就会大打折扣。但要命的是,我国自产的鱼粉产量严重不足,短板非常明显,必须要从国外进口大量的鱼粉才能满足基本的养殖需求。

举个例子,2016年我国的鱼粉出口量只有0.3万吨,还不到秘鲁鱼粉出口量的0.5%。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我国的鱼粉加工能力太低了,产业规模和技术水平都跟不上。
最可悲的不是受制于人,而是被牵着脖子走却无计可施,甚至还要笑脸相迎希望秘鲁的鳀鱼能有个好收成的不仅仅是秘鲁的渔业部门,还有国内成千上万的水产饲料和养殖企业。这是一种无奈,但也是最残酷的现实对秘鲁鱼粉的高度依赖,国内的企业在短时间内还真的就摆脱不了。
截止到2020年1月,秘鲁在2019年的B轮捕捞季共捕获了100万吨提鱼,实际的配额量有278万吨,这也就意味着秘鲁仅仅完成了36%的配额量。鳀鱼的捕捞量少了,出口的鳀鱼鱼粉自然也会减少,鱼粉的供求关系就难免出现大反转鱼粉供不应求已成定局,鱼粉价格的飙升也是必然的结果。

想想国内的黄颡鱼、加州鲈、黑鱼、金鲳鱼、海鲈等特种水产养殖鱼类在一边嗷嗷待哺,另一边鱼粉价格又居高不下,甚至一度狂飙到1.2万元/吨左右,国内的养殖户们又该叫苦不迭了。
国产鱼粉与进口鱼粉的抗争
对于秘鲁鱼粉的一家独大,我们难道就无计可施,任人宰割吗国产鱼粉能否与进口鱼粉一战
首先从鱼粉的品质上来看,应该说国产鱼粉和进口鱼粉各有千秋,如果非要比一个高低的话,还是进口鱼粉的品质更胜一筹。国产鱼粉中的脂肪和水分含量要高于进口鱼粉,但是在盐分、蛋白质、粗灰分、钙、磷等营养元素上却比不上进口鱼粉。
衡量鱼粉营养价值高低的一个重要指标就是蛋白质含量,蛋白含量越高的鱼粉,市场价格也就越高。目前市面上鱼粉的蛋白质含量一般在50%~70%左右,优质的鱼粉蛋白消化率能够达到92%~95%。

国内有研究机构曾经随机选取过5款国产鱼粉,结果发现粗蛋白含量的平均值为54.3%,而我国对进口鱼粉的标准则是蛋白含量高于65%。两者的差距,由此可见一斑。
从产业规模来看,国产鱼粉的发动机也明显不足,这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由近海的渔业资源衰退导致的。我国近海过度捕捞的现象非常严重,渔获普遍以幼鱼为主,大部分鱼的体长只有3~6公分左右,只有很少一部分达到了12公分以上,绝户网作业屡见不鲜。再加上屡禁不止的偷渔、电鱼、毒鱼,近海渔业能够为国产鱼粉做出的贡献就更少了。
总体上来看,我国近海的渔业资源和瘸腿走路的秘鲁渔场相差还是太多。那究竟差在哪儿了呢可能是配额捕捞的政策,也可能是对待渔业资源的态度。
鱼粉的痛点与中国的博弈
被称为蛋白之王的鱼粉很是金贵,用起来自然要精打细算。对国内的普通淡水鱼来说,饲料中鱼粉的含量一般不会超过10%;而在石斑鱼、鳜鱼、鳗鱼等名贵鱼虾饲料中,鱼粉的比例往往高达30%~50%。
上等鱼吃的好,卖的价钱也高也难怪业内会有些人感叹:无论是鱼还是人,待遇总是和身价成正相关!

不同水产动物对鱼粉的需求有所不同:饲料中鱼粉的含量越高,对应鱼种的市场售价往往也就越高。
鱼粉对中国的水产养殖实在是太重要了,而作为世界鱼粉的主产国,秘鲁鳀鱼配额量及捕捞量的公布都会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当然,最揪心的还是国内的养殖从业者,他们在鱼粉进口价格的谈判上几乎没有话语权,似乎只能听天由命。

经过驯化,一些鱼类可以摄食人工饲料,饲料中添加鱼粉能起到很好的诱食效果。

对于无法训食的鱼类还是以投喂冰鲜鱼为主,最典型的就是金枪鱼的人工喂养。
国内的企业想要从秘鲁鱼粉的垄断中杀出重围,这个几率实在是太过渺茫。目前唯一的出路只能是用另外一种方法自救既然贫乏的渔业资源已经成为限制国产鱼粉的致命短板,那干脆就寻找新的蛋白源比如大豆等植物蛋白来取代鱼粉!
在科研上,要找到完美的鱼粉替代方案是一块硬骨头,饲料中想要不沾一点鱼粉全部使用植物蛋白是不现实的。无数的实验和养殖实践都证明,鱼粉始终是最佳的蛋白源,如果用纯植物蛋白代替鱼粉蛋白,养殖的效果往往惨不忍睹。
因此,更理性的做法是:逐步减少饲料中鱼粉的使用量,并用植物蛋白代替其中一部分鱼粉,从而降低饲料的生产成本这是目前为止最稳妥的博弈方式。
大豆

大豆、菜籽、棉籽是植物蛋白的主要来源,由于价格低廉、市场需求旺盛,每年我国进口的植物蛋白有3000多万吨。但这些植物蛋白中普遍含有一种名为植酸的物质,这是一种抗营养因子,会阻碍鱼类对营养物质的吸收。
为了突破这一瓶颈,国内的专家学者又提出了饲料添加剂的想法功能性氨基酸、益生菌、酶制剂、中草药等,通过这些促生长因子来弥补植酸固有的缺陷,提高鱼类的生长性能。
这是一系列相当艰巨而漫长的科研课题,是一种从无到有的挑战,但是一旦有所突破必将会对整个水产养殖业产生颠覆性的影响!

秘鲁鳀鱼:“鱼粉大王”与中国市场的“博弈”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