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权威定调之后,榆林被选中,陕西告别西安单核模式?

文丨西部菌权威定调避免“一市独大”之后,一些强省会地区就备受关注,最具代表性的无疑是陕西和西安。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西安是陕西绝对的单核中心,为了进一步做大做强,区划扩容的民间呼声比较强烈。但这一延续已久的发展模式,最近似乎出现了一些新变化。日前召开的“陕西榆林·跨国公司再次握手 共话未来”座谈会上,榆林主官提到:榆林作为陕西省经济增长的重要一极,西安、榆林“双核”战略即将纳入全省“十四五”规划,榆林发展的战略地位将进一步凸显。这是否意味着,陕西从单中心向双核模式正式转轨?西安和咸阳之间的好事,还能实现吗?01其实对比四川、湖北等强省会省份,陕西有个显而易见的短板,总体规模体量小。2019年陕西的GDP为25793.17亿元,相当于深圳的水平,常住人口也只有3876.21万人。这样的经济人口规模,多中心的发展格局既不现实,也会导致资源的分散。所以在做大做强西安,提升西安的中心城市能级上,陕西的发展思路一直都很明确。来源:国民经略2019年西安的经济总量为9321.19亿元,全省占比从十年前的32%,提升到36%左右。而且注意,今年前三季度,西安的首位度进一步增长到37.9%,再创历史新高。由于西安是9个国家中心城市中GDP唯一未破万亿的城市,和咸阳距离近,且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坊间关于推动合并,追随合肥、济南等城市扩容脚步的呼声异常强烈。在“提升中心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的城镇化背景下,陕西的单核发展模式,对西安的崛起至关重要,但强省会战略确实加大了内部落差。西安之后,陕西只有一个4000亿+的城市榆林,两个2000亿+的城市宝鸡和咸阳,其他都未突破2000亿元。就在不久前,《国家中长期经济社会发展战略若干重大问题》的重要讲话文章发布,其中提到,中西部有条件的省区,要有意识地培育多个中心城市,避免“一市独大”的弊端。这一定调城镇化的论述,让很多人将目标瞄准了成都、武汉、西安等高首位度城市。陕西扶持榆林,争取打造另一增长极核,避免区域发展失衡,也是响应国家号召,谈不上多意外。而且榆林的发展势头相当抢眼,今年前三季度的增速达到5.2%,比五十强城市中增速第一的西安还高。前些年的榆林,陆续反超了宝鸡、咸阳,目前作为陕西的经济第二城,GDP总量为4136.28亿元,确实是最具备成“核”气质的城市了。02其实在地理位置上,陕西打造双核驱动,榆林也是不二之选。远离关中,独居塞上,可以避免了西安的同质竞争。另一方面,作为陕西“一核四极两轴”中的四个区域中心城市之一,在省内不仅经济基础有相对优势,最近几年也是收获了一些独家的战略利好支持。来源:呼包鄂榆城市群发展规划比如2018年批复的《呼包鄂榆城市群发展规划》,榆林成为唯一的陕西城市,和呼和浩特、包头、鄂尔多斯“建群”,并且榆林的定位为,该国家级城市群的重要节点城市:推进榆林老城区、高新区、空港区等统筹发展,建设黄土高原生态文明示范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和陕甘宁蒙晋交界特色城市。提升现代特色农业,发展高端能源化工产业,建设现代特色农业基地和高端能源化工基地。去年,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战略正式提出,而今年年初的研究会议明确,落实该国家战略的重要路径之一,就是推进黄河“几”字弯都市圈协同发展。“几”字弯都市圈,涉及甘肃、宁夏、内蒙古、陕西、山西等省区。今年陕西发布的《推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2020年工作要点》提到,推进榆林、延安纳入该都市圈规划范围。来源:网络目前,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战略规划尚未公布,具体利好等待揭晓。但不管是该项国家战略,还是都市圈规划,榆林无疑都是陕西省内的重点受益城市。一个细节是,为了配合这项国家战略,榆林日前梳理了足足404个相关重大项目。包括产业项目,也包括延榆高铁、呼包鄂榆城铁等,累计总投资高达2.74万亿元。这些重大项目的落地,叠加黄河战略的后期政策利好,对榆林的经济发展和城市能级,无疑会起到巨大的提升作用。03对榆林来说,尽管它是西安之外的陕西城市中基础最好的,但要想成为能和西安并驾齐驱的双核之一,老实说还有着不小的挑战。首先,榆林的经济总量只有4000亿元出头,西部第六位,全国五十强开外,还远远谈不上是一个能辐射带动周边的增长极。常住人口方面,榆林只有342.42万人,按照榆林官网信息,户籍人口为383.84万人(年份未知)。对比西安的千万人口规模,不仅体量较小,还处于净流出的状态。其次,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战略,尽管具体规划尚未出炉,但毋庸置疑,生态保护将占据很大的权重,涉及区域的经济发展将建立在此前提上。而榆林,包括呼包鄂榆城市群中的鄂尔多斯等,都是典型的资源型城市,其中榆林以煤炭资源起家,拥有世界七大煤田之一的神府煤田。资源产业与生态保护的张力,将不可避免。在产业结构层面,能发现榆林存在明显的资源产业路径依赖。其一,榆林的二产占比高达65.0%,其中重工业为97.8%。其二,榆林2019年规上工业总产值为4865.59亿元,其中能源工业企业产值就有3945.91亿元,煤炭相关产业则占到近一半。来源:网络榆林所在的地区,本身生态就比较脆弱,还面临着水资源缺乏的问题。这样的产业结构,无疑会制约进一步发展。所以要提升区域竞争力,前提是尽早完成经济转型。此外,虽然不在关中平原城市群之内,但榆林若想成为双核之一,在向外融合、携手呼和浩特、包头、鄂尔多斯的基础上,也得向内主动融入关中,否则基于产业协作的辐射带动无从谈起。04陕西开启双核驱动,在西安的基础上,再培养一个新增长极,这一调整确实可以理解为,对强省会路径进行细微的修正,那么通过扩容来快速做大做强,必要性也会相应降低。其实这种变化也不是毫无征兆。前不久,咸阳官方在回复市民提问时就提到:我们在省市各类会议中未讨论过西安-咸阳行政一体化,所以更无西.咸合并时间表。“三分咸阳”的说话只有个别学者的一家之言,未进入到官方正式文件中。这一回复说明,尽管西安和咸阳的好事动议已久,但在正式的官方层面,目前可能还没有取得实质性的突破。在双核模式下,接下来合并的设想,恐怕变数还会更多。其实在西部菌看来,固然支持资源集聚性的强省会模式,只是区划扩容这种方式,同样有相应的代价,并且涉及的各类调整,也是一种发展成本,所以顺其自然即可。不过要指出的是,此前避免“一市独大”的定调,是建立在产业和人口向优势区域集中的客观经济规律之上的。而之于西安,基于其国家中心城市的身份,以及所承担的国家战略分量,现有的经济规模依然是远远不够的,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西安还需要得到进一步做大做强。当然,都市圈时代,做大做强的方式,未必是扩容,通过打破边界,和咸阳同城化分工发展,一样可以实现“大西安”的目标。

权威定调之后,榆林被选中,陕西告别西安单核模式?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