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为什么25家银行“资助”的125亿元都救不了力帆?|汽车预言家

8月11日晚,力帆股份发表公告称,力帆股份于近日收到控股股东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通知,力帆控股于2020年8月11日收到法院送达编号为“渝 05 破申 460 号”的《民事裁定书》,法院裁定受理了力帆控股的重整申请。

根据此前相关资料,力帆控股目前共持有上市公司力帆股份6.19亿股,占总股本的47.08%,是目前力帆股份最大股东之一。天眼查资料显示,力帆控股由股东尹明善、陈巧凤、尹喜地、尹索微发起成立,是力帆系企业中的核心企业之一。

此次力帆控股向法院申请的破产形式为:“破产重整”。根据相关专家介绍,所谓破产重整实际上是广义破产中的一种,专门针对可能或已经具备破产原因但又有维持价值和再生希望的企业,经由各方利害关系人的申请,在法院的主持和利害关系人的参与下,进行业务上的重整和债务调整,以帮助债务人摆脱财务困境、恢复营业能力的法律制度。

行业专家表示,该制度目前已被全球公认为是挽救困境企业、预防破产清算最为全面、积极、有效的法律制度。如果说破产清算是要结束“病人”的生命,而破产重整是要把“病人”救活。

该行业人士对汽车预言家形象举例,假设企业A因为经营不善进入破产重整阶段,欠B/C/D/E/F五家企业100亿人民币,但将A的所有资产清算只有10亿元。如果上述5家企业选择破产清算,那就是按照债权比例,债权人获得不了应当享有的权益;但如果债权人在相关机构的建议下选择破产重整,给A企业一定的经营时间,规定A企业在未来的时间内分批次偿还债务,那么将有利于A企业的经营和五家企业的债权利益。

相比一棒子解决的传统破产清算,破产重整制度意义在于为濒临破产的企业增加一次恢复生机的机会,减少债权人的损失以及投资于债务人的股东的损失。

相关行业人士指出,力帆系企业目前持续亏损、负债较高、大额债务逾期、大额资产被冻结,短期来看似乎难以清偿债务。但是,力帆目前摩托车业务的基础实力依然强大,同时力帆股份还具有上市公司的外壳,具有一定的重整价值和重整可能。

对于目前力帆面临的困境,在破产重整之前力帆以及重庆市相关机构并非没有努力过。2019年10月,重庆市政府就召集地方金融办及相关银行机构债权人等,帮助力帆汽车组织成立了债委会,并要求各相关银行金融机构在力帆现阶段做到“不抽贷、不压贷、不断贷”。随后力帆控股也向有关媒体确认力帆正在积极化解债务危机,对于非银方面的债务也在积极兑付当中。

相关分析人士认为,此前债委会的建立意图是让银行成为一致行动人,对目前力帆的债务统筹规划。但现在以目前的情况,似乎相关的银行并不能以一致行动人统筹规划力帆目前债务。

汽车预言家经过查询发现,力帆控股方面并未披露自身银行债务情况,但从力帆股份此前的相关披露,至少25家银行在为力帆股份提供信贷支持。据2019年力帆股份债券半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力帆股份银行贷款127.82亿元,非银行金融机构贷款为104.86亿元。

根据上述报告,多达25家银行为力帆股份提供授信,授信总额度共计125.66亿元,而未使用额度却仅剩4.5亿元。其中重庆本地的银行只有重庆银行和三峡银行相关支行。

据接近力帆的相关人士透露,上述授信都是2018年中至2019年中达成,其中大部分为重庆市相关部门协调授予。目的是通过授信解决力帆的资金短缺问题,帮助力帆挺过难关。

但高达125亿的授信并未让力帆回血走出困局。2019年全年,力帆实现营收74亿元,同比下滑32.3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6.8亿元,同期则有2.52亿元的利润。2020年一季度实现营收5.6亿元,同比下降74.88%。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97亿元,同期则亏损0.97亿元,亏损进一步扩大。

尽管重庆市当地对于力帆给予了足够的支持与时间,但大多数位于省外的银行对于此前重庆市协调的相关内容似乎并不感冒,大部分授信和债务到期之后,力帆未能让银行看到希望,相关的授信转为催收,这也是债委会未能如愿化解债务的深层次原因,分析人士如此表示。

“无论是银行还是地方政府,实际上该做的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只不过力帆的情况复杂性确实超出了外界的想象”,一位重庆当地的消息人士对汽车预言家如此表示。

在此背景之下,此次力帆控股破产重整实际上就是在债委会等外界救助失败的情况下,力帆选择的背水一战。根据此次力帆股份发布的公告,破产重整是力帆控股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进行司法重整。

“企业破产的公文表述十分严谨,”专业人士对汽车预言家表示,如果是债权人要求的破产重整,公文会表述成债权人向法院提出破产重整。“此次的破产重整很明显是力帆控股主动而为。”

而汽车预言家在7月10日力帆股份发布的相关信息中看到,在债权人向法院递交的破产重整意见当中,力帆实业销售、力帆融资租赁、力帆摩托车产销等都对法院提出了力帆控股破产重整的要求。

一面是母公司向法院提交破产重整申请,一面是非控股力帆系债权公司向法院提交破产重整。欠债人和索债人一致向法院提交破产重整,决心不小。相关观察人士大胆猜测认为,力帆已经认识到凭借债委会以及外部帮扶很难让力帆走出困局。唯一的办法或许就是刮骨疗毒,搁置债务,重新出发。“此次的破产重整,实际上就是尹明善操盘的自救行动,只不过这场自救充满了背水一战的味道”。

但也有人士对此次力帆背水一战的自救行动担忧。“且不说市场环境变化之下力帆还有没有可能经营改善,就破产重整就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行业观察人士表示,力帆股份涉及的债权债务众多,光是债务梳理可能就将耗费巨额时间。一旦重整失败,力帆股份将进入最后的破产清算环节无法挽回。

为什么25家银行“资助”的125亿元都救不了力帆?|汽车预言家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